老荔枝树的企盼

作者:文章来源: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29日点击数:

端午节赶回乡下老家,为的是那让人老掂记着的荔枝。

下车伊始,我就急着要品尝自家的荔枝。屋前那几棵荔枝树中只有两棵还有荔枝,那是堂兄(叫他代管打药)特意给我留出来的,其他的都摘光了。看那满树结成团坠挂着红红的荔枝,在绿叶的衬托下煞是好看,果香飘逸,十分诱人。我一口气摘吃了十几颗荔枝,因上年纪怕摄入过多糖分而不敢多吃了。不管我怎么喜爱荔枝,也做不到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了。

屋前屋后的荔枝树是我先父在三十年前栽种的,用的是嫁接种苗,多数为“黑叶”品种的荔枝。为了端午节回家能吃上自家的荔枝,爱人专门请堂兄帮忙打药管理并嘱咐他要专留一棵“黑叶”荔枝给我们端午节回来摘吃。

当下要管好荔枝实属不易,虫害特多。从开花、结果到成熟,得打上4-5次药,否则,颗粒无收。房屋背后的那一片荔枝树没打药没管理,都没有结成荔枝果的。清明时节所有荔枝树都开满了花,可那臭屁虫也满树的爬,贪心的吸食和摧残荔枝花,那就得打药杀臭屁虫;荔枝结出小果到慢慢长大成熟都会有不同的病菌虫害侵食,得打药杀虫杀菌保果。要不,荔枝果会掉完。

记得儿时,村中那几棵老荔枝树照样年年开花,照样年年结果,荔枝果鲜红香甜,哪有要打药管理的。开花时节也有臭屁虫吸食荔枝花,但不是很多,我们小孩子还捉来玩呢。最讨厌的是捉臭屁虫时它会射尿,酸性强,手指皮肤都黄黄的,如果被射到眼睛就不得了了,灼痛难受。好像荔枝成果后,直到果熟,也没什么病虫害的。到荔枝果红头后,会有夜莺鸟飞来啄食荔枝果,很是让我们心痛。说到管理,只有等到荔枝果红头能吃的时候,大人们才会在老荔枝树杆上绑满刺条,防止小孩子爬树偷吃荔枝果。在那缺糖少食的年代,老荔枝树结出的香甜果实尤为珍贵,小孩子们常到荔枝树底下捡食落地的荔枝果来吃。

三十年前,村村遍种嫁接荔枝,村民很用心管理,除草施肥,剪枝打药。嫁接荔枝品种好,果大,易管易摘,价钱高。村民就把老荔枝树丢弃一边不管了。老荔枝树受虫害侵蚀厉害而慢慢的无法结出果实。近几年,荔枝价跌,村民对种植的荔枝树也不管了,任病虫害侵食,从而减轻了病虫害对老荔枝树的侵食,使老荔枝树慢慢地恢复了元气。今年,荔枝龙眼大丰收。让我惊奇的是,村中的老荔枝树也特别的争气,所有的老荔枝树都结满了荔枝果,满树红红的,很是好看。

然而,当我走近老荔枝树一看,树上满树的荔枝果无完果,全被虫害侵食了,掉在地上的荔枝果无数。我顺手摘几颗剥开来看,都是“虫头”(荔枝肉头有虫屎)的,无一能吃。难怪满树荔枝果无人摘。堂兄说,村中的小孩都知道老荔枝树的荔枝果不能吃,所以,无人光顾老荔枝树的荔枝果,就让它成熟后全部自然掉落。

我与堂兄家共同拥有一棵老荔枝树,它今年也结满了红红的荔枝果。记得小时候,青青的荔枝果才有点“黄头”,我就爬上树偷摘来吃,酸酸甜甜的,有荔枝酸甜清香味。到了“红头”就很甜很好吃了。对当年缺糖少食的我来说,那是让我日夜掂记着的荔枝佳品。记得有一年,我空腹偷食过量,得了荔枝病,农村叫“发荔枝痧”,我奶奶用荔枝壳煲水给我喝了,才好的。后来,我参加工作了,才知道我家那棵老荔枝树是“妃子笑”。

读过唐·杜牧《过华清宫绝句》:“长安回望绣成堆,山顶千门次第开。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”我家的老“妃子笑”荔枝树,多少也粘了点 “皇亲国戚喜爱的荔枝品种”的光的。“妃子笑”荔枝是比较早成熟的,红头就能吃,那是村中大人小孩最早掂记着的。而今,“妃子笑”老荔枝树满树的荔枝果熟到红红的了,也无人光顾无人问津。难道是荔枝果虫也跟着进化了吗?如今荔枝树那么多了,反而果虫也越来越多了,村民怎么打药都打不完。

而今,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整治乡村环境卫生。老荔枝树也在期望农村环境变好,果虫变少,像过去那样结出令人喜爱的好果实。我也在期望着,能再次爬上我家老“妃子笑”荔枝树吃到那清香的酸酸甜甜的荔枝果,重温儿时的那份温馨的记忆。

 
联系我们|网站声明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CopyRight @ 2011 广东省地质局 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48701号 网站地图

地址:广州市东风东路739号地质大厦 邮编 510080 网站标识码 4400000043

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1292号